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桃园白癜风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8 12:50:56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桃园白癜风医院,北京看白癜风哪间医院专业,喜德白癜风医院,淄博能不能治好白癜风,维A酸乳膏可以治疗白癜风吗,庆元白癜风医院,绥中白癜风医院

  著名艺术家严顺开逝世 我国唯一获得“卓别林手杖奖”的演员 新中国成立后出征戛纳第一人 《阿Q的独白》开小品上央视春晚的先例

  “哀其不幸”演活阿Q “笑中带泪”带火小品

  经上海滑稽剧团确认,著名艺术家严顺开于昨日去世,享年80岁。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严顺开这个名字可能有点陌生,但是提到他塑造的经典角色“阿Q”,大家想必就会恍然大悟。1980年,严顺开在电影《阿Q正传》中饰演的阿Q,荣获瑞士国际喜剧节最佳男演员奖、第六届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他也是我国唯一获得“卓别林手杖奖”的演员。1983年,严顺开在第一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表演《阿Q的独白》,首次运用了“小品”这一新兴表演形式,此举也奠定了严老在喜剧界的地位。

严顺开。(资料图)中新社发 张宇 摄
严顺开。(资料图)中新社发 张宇 摄

  让观众笑中带泪

  1937年6月,严顺开生在上海。他自小爱好文艺,高中毕业后,报考了上海戏剧学院,由于长相平凡,最后一轮被刷了下来。后来,他又参加了青海省话剧团的招生,依然无果。1959年他演唱的歌曲《真是乐死人》得到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主任白英老师的认可,终于如愿以偿地考入了中戏表演系。

  在中戏,他演过众多作品的小角色:《哈姆雷特》、《奥赛罗》、《雷雨》等等。也正是这些小人物,让戏剧大师黄佐临发现了他的喜剧天分,找他出演了《霓虹灯下的哨兵》里的飞飞。1963年中戏毕业后,黄佐临又推荐他进入上海人艺的滑稽剧团。黄佐临没有看错,严顺开就是一块天生的喜剧料。他在舞台上永远是耷拉着眉毛,眯缝着眼睛,一脸苦笑的样子:你说他是在笑吧,好像是在哭,但你要说他是哭吧,好像又在笑。编剧赵化南一直记得严顺开在滑稽戏《GPT不正常》说明书上写的话:“我爱观众的笑,我更爱观众在笑的同时能沾上一点眼泪。”他认为,严顺开的喜剧表演中充满了对有缺点的底层小人物的无限爱心与同情,不但让人掉泪,还让人深思。

  新中国成立后出征戛纳第一人

  1980版的《阿Q正传》则是严顺开式戏剧表演的经典范例。这部电影的拍摄难度很大,上海电影制片厂本为其配备了强大的主创阵容:导演黄佐临、编剧陈白尘、主演赵丹,赵丹还将一人分饰阿Q和鲁迅两个角色。不幸的是,当年赵丹病逝,黄佐临导演也婉言谢绝接拍这部戏。最后接手的,是曾在舞台上演过话剧《阿Q正传》的岑范。岑范找到了滑稽戏演员严顺开。在对阿Q的理解上,两人意见不谋而合——《阿Q正传》应该把关键点落在精神上。阿Q无大恶,他是劳动人民,没有妻子孩子,也没有老子,孤身一人,什么也没有。如果没有“精神胜利法”,他怎么解脱?受的气又如何排遣?鲁迅对笔下的人物“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严顺开在处理阿Q这个人物时,强调了“哀其不幸”的一面。剧中阿Q“调戏”吴妈是一场重要的戏,应该是感情上的躁动,是“求爱”,并不是流氓行为;另外,阿Q偷窃是因为实在饿极了,偷了人家地里的萝卜,被老尼姑发现还差点被狗咬。这些情节或许会让观众哈哈大笑,但这笑里面有悲哀。所以,严顺开演的是悲剧,同时也是喜剧,有时还有点闹剧。

  1982年,《阿Q正传》成为新中国成立后我国首部参加戛纳电影节的影片。凭借阿Q这个形象,严顺开获得了1983年第六届百花奖最佳男演员奖和第二届瑞士国际喜剧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成为我国唯一一位获得“卓别林金拐杖奖”的演员。时隔那么多年,严顺开讲起那段荣誉,总觉得是“碰上了”:“鲁迅的原著,陈白尘的剧本,岑范的导演,捧了我一个严顺开。”他调侃自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就是合算!”

  开小品上春晚先例

  借了阿Q的光,严顺开受邀参加了1983年中央电视台首届春晚,他的《阿Q的独白》不仅开创了小品上春晚的先例,而且受到全国观众的喜爱。自此,他成为上春晚最多的演员之一,先后在春晚出演过《弹钢琴》、《逛厂甸》、《张三其人》、《难兄难弟》、《爱父如爱子》等。

  此外,在情景喜剧《新七十二家房客》中,他演的苏北人王水根与石库门内的其他房客一起,给人印象深刻。在龙年贺岁剧《年夜饭》中,他别具匠心地从50岁演到100岁,用5个除夕夜的5餐年夜饭来折射半个世纪来上海人生活方式、思想观念的进步。

  罹患脑梗和心梗

  据悉,严顺开平时就患有高血压。2009年,当时年过七旬的他,曾在大连拍摄他主演的24集电视剧《我的丑爹》。拍摄环境十分艰苦,他不仅要在雨水中行走,还要下海捡垃圾,在冰冷的海水中跌跌撞撞。拍完后,他突然感到小腿有些疼痛去附近医院就诊,候诊时因脑梗突然中风,左边瘫痪,不能言语,以致神志不清。所幸的是医护人员及时抢救,才避免了一场危险。但从此,严顺开被迫离开心爱的舞台,开始与病魔长达8年的抗争。2016年8月,上海市有关部门领导到医院探望严顺开,上海滑稽团官网当时的一篇稿子中,就写道:因脑梗加心梗住院的严顺开说话不是很方便,说话反应也十分迟缓,但有限的几句话,却依然离不开滑稽,他一字一顿激动地说:“有一只戏应该搞一扩,就是迭个,上海的姑娘……”花了不少工夫,大家才明白老人家似乎在关心剩女题材。

  也是在2016年6月,上海滑稽团演员曹雄曾透露,自己在严顺开生日当天去探望,一上午只有他一个人来。消息发出后,很多人为之心酸。但严顺开的家人很快回应:由于严顺开看见大家来看望他,总爱激动,爱哭。为了让严顺开安静养病,严家一般都是谢绝探访,连亲属也劝他们暂时不要去。所以来的人比较少,但并非不关心他。                   

  文/本报记者 祖薇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湖南白癜风容易治吗